代办挂号:13011014981
最新消息: 北医三院网上代办挂号正式上线!

更多+最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新闻医院新闻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2015-3-30 22:37:13   来自:本站   作者:管理员   点击:370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网上预约挂号转载:自从师大跟二炮断绝关系了之后,一遇上问题我们就被校医院的“医生”们转到北医三院去,此间的不方便、苦痛、伤悲和惊愕只有真正去过的人才明白。就像没有在中关村买过电脑挨过坑的筒子永远不知道世界上竟会有厚颜无耻得只差直接抢钱的现代土匪一样,没有真正去过北医三院挂过号看过病的,永远不懂得所谓看病难到底难到何种程度,尤其是要看口腔、骨科、产科等紧俏的科室。2013年5月31日,我去北医三院真正地挂了一次口腔,其中所见所闻所感,实在是难以形容。趁着现在牙好一点了,也有精神了,撰写此文,献给即将去北医三院的师大学子们,让你们懂得一些“规则”,同时也献给永远都不会去北医三院的师大学子们,让你们知道虽然你们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世界有一面是长成这样的。好,闲话不说了,转入正题。

           去北医三知道挂号非常难,所以第一选择肯定是网上抢号,我曾经查阅过蛋蛋、百度上面的各种攻略,觉得自己已经完事具备、抢号如探囊取物般容易的时候,信心满满地去抢号了。好吧,可能是从小运气就不怎么好,抢号失败。我搜索出百度的官方时间,掐着秒数刷新屏幕,9:20预备,神经高度紧张,9:30立刻刷屏,终于出现了绿色能选的号,赶紧点进去找,专家号4×4个,普通号8个,既然信心满满的了,自然要抢个好的,我就冲专家号点进去了,然后利用攻略中的技巧获取验证码,等待了176秒之后,验证码终于发到手机上了,我以最快的速度敲进去的时候,倒塌。。。“已经没号了”,这个语言极其通俗易懂,但是我当时就是无法接受,天哪,怎么能这样,楞了五分钟反应过来之后,中午去海吃了一顿,以表示对自己的安慰。由于已经拖了一段时间了,加之我即将毕业,牙齿需要做比较长期的根管治疗,所以不得不被迫采用了最原始最粗暴的方法,直接去挂号。

           继续看各种挂号攻略,最后的结论是:凌晨三点去北医三,挂上号还是有希望滴。凌晨三点○_○,我已经无法接受比这个更早的出门时间了,所以叫上闺蜜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打的去了北医三(虽然到了夏天,凌晨三点的气温还是短袖所不能承受的,去挂号的筒子们及得带上长袖,以防自己被冻得哭天抢地的)。

           晚上车少,十来分钟就到了医院门口,当时心里嘀咕着不要太多人,不要太多人,颤颤巍巍地进去了。还没到口腔的就诊楼,半路上就有人盯着专家出诊的拍子拼命看,一个中年男子向我们靠近,他穿得挺朴素,肥肥的脸,“挂号吗?挂哪科啊?”哇塞,是传说中的号贩子!我们没理他,径直向里面走去,还是不知道在哪里挂号啊,于是问了问保安,=_=不得不说保安是不是有问题,他竟然让我们去急诊地下室,这是嘛啊?简直太没建设性了。于是我们又到综合就诊楼,那里已经有十个人左右排着队了,其中有号贩子,也有普通的居民。有个号贩子问我们挂什么科,我们想都没想就说是口腔,他就说没了,口腔这个点儿来号肯定没了。梅梅吧我拉到一边,说我们不泄气,这么拼死拼命地出门,不能直接找号贩子弄号啊,不然不就白牺牲了吗。我想也对,于是问清楚了站在队尾的一个居民大姐,就兴冲冲地往旁边的楼赶。放眼望去,木有人啊!太开心了,于是加速了脚步。

          到了口腔的门诊部,外面地上睡了两个中年人,铺着席子裹着被子,后面站了一个青年男子A(这个男子是真正来挂号的),只见他坐在旋梯的一边。我当时惊呼,“太好了!只有三个人,今天能排到号了,而且肯定有专家号。”不料,睡在地上的人说了句“没有了,我后面还有很多人”。我就说,“哪有人啊?”他就应到“后面的东西啊,都是排在你前面的”。我往旋梯一望,上面一溜放了布袋子、瓶子、纸盒、烟盒等杂物,大概有十一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god bless me,这个意思是一个东西就算一个人?神马破逻辑!!放个东西在这里,然后就跑回去睡觉,睡完了回来就直接是自己在别人前面,那我们凌晨三点来有什么意义啊!你睡个大头觉了还有脸回来说你自己排在我们前面,我不服!!于是,我们就开始跟地上的人评理,可是他们就是说他们在前面,就不理我们了。A说就问我们是不是学生,他们是号贩子,长期从事这种工作,我们非法跟他们争,他都来了两次了,都是这样的。可是凭神马啊!于是我们就开始跟A讲道理,A似乎服了,然后就说我们形成一条战线,不理那帮所谓的“标记”。坐在旋梯那里等了十来分钟,来了一个青年人B(他说他儿子意外磕断了半颗牙,老婆心疼得不行,晚上就睡不着,所以就差遣他出来挂号了,他凌晨一点就来了,是个北京人),青年人B就给我们看他手头的照片,证明他来的时候,只有地上睡着的两个和另外一个虽然没有睡在旋梯上,但是就睡在不远处并且也放了“标记”的号贩子这三个人,他是第四个。青年A就说,他是第五个,然后我们就顺水推舟地说,那我们是第六个。可是睡在地上的号贩子不干了,说(操着浓厚的河南口音)“你们都是排在老后面的,这后面有这么多人排着呢”。我就不服了,“哪里有人啊?您说哪里有人啊?人不就现在我们这几个吗?放个东西在这里然后回去睡觉,睡好了就回来说我排在你们前面,这简直就是没道理!”他就说“一直都是这样的,这是规矩。”B也不干了,“什么规矩,我明明一点就来了,那些放在地上的烂东西也能站号?”然后A也站出来说不服号贩子,但是号贩子就死咬着说不是,说我们前面还有很多很多所谓的“人”,我们都来在他们后面。我就说“您睡在这里排号,我服,我也认,因为你确实是人在这里,熬跟守夜的也很辛苦,但是那些人放点东西在这里就跑回去睡觉,睡好了回来就排在我们前面,我不可能认!您觉得有道理吗?我们是没睡觉就跑过来排队拿号。”“这我不管,反正一直都这样的,这是规矩。”我就彻底无语了(后面有个大婶更让我无语)。B 就开始跟号贩子争吵上了,说“那我TM扔个打火机在这里,然后跑去开房,完事儿了回来还依旧是第一!我TM就去开房了,自己还自在。”。。。。。。吵吵嚷嚷争论了好久,都有快打起来的迹象,A看着这架势就说,算了就随他们什么的,当时我极度鄙视他!不过内心还是害怕出什么事情,挂个号如果弄出了意外伤害,那真心是不值得啊。

            大概到了四点,令人极端无语的大婶C上场。我们坐在旋梯的外侧,东西放在旋梯的内侧,大婶搬了张凳子不声不响地坐在旋梯的内侧。等我们和A、B商量好了号贩子怎么倒腾我们不管,总之我们先把自己的位置顺顺清楚的时候,大婶立马一口咬定我们排在外侧是错的,应该排内侧,我们排错队了,所以应该是在她后面的。尼玛!!你比我们晚来一个小时,还有脸说排在我们前面!何况那些号贩子都能回家睡觉了,排在你前面你一声不吭,我们一来你就欺着我们,这神马破道理!我们就更她争论!问她凭神马就服号贩子的“规则”,凭神马就排在我们前面(后来等人流拍得越来越长的时候,大婶做了更过分的事情)。她就直说一句话“这边才是队,你们排在了那边,那边不是队,你们排错了,就得重排,www.bjsywsyygh.com

    上一页: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挂号就医须知

    下一页:北医三院网上预约挂号攻略

copyright © 2014,北医三院网上代办挂号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aved 京ICP备13068007号
联系人:赵师傅 电话:13011014981 技术支持:恒凯科技